What hurts more, the pain of hard work or the pain of regret?

0%

村上春树《1Q84》读后感

看完了村上春树的《1Q84》,这应该是第五本看的他的书了,继 跑步,挪威的森林,刺杀骑士团长,海边的卡夫卡之后,不是其中最长的,好像是海边的卡夫卡还是刺杀骑士团长比较长一点,都是在微信读书上看的,比较方便,最开始在上面看的是高晓松的《鱼羊野史》,不知道为啥取这个名字,但是还是满吸引我的,不过由于去年的种种,没有很多心思把它看完,而且本身的组织形式就是比较松散的,看到哪算哪,其实一些野史部分是我比较喜欢,有些谈到人物的就不太有兴趣,而且类似于大祥哥吃的东西,反正都是哇,怎么这么好吃,嗯,太爱(niu)你(bi)了,高晓松就是这个人是我最喜欢的 xxx 家,我也没去细究过他有没有说重复过,反正是不太爱,后来因为这书还一度对战争史有了浓厚的兴趣,然而事实告诉我,大部头的战争史,其实正史我是真的啃不下去,我可能只对其中 10%的内容感兴趣,不过终于也在今年把它看完了,好像高晓松的晓说也最终季了,貌似其中讲朝鲜战争的还被和谐了,看样子是说出了一些故事(truth)。

本来只是想把 《1Q84》的读后感写下,现在觉得还是把这篇当成我今年的读书总结吧,不过先从《1Q84》说起。

严格来讲,这不是很书面化的读后感,可能我想写的也只是像聊天一样的说下我读过的书,包括的技术博客其实也是类似的,以后或许会转变,但是目前水平如此吧,写多了可能会变好,也可能不会。

开始正文吧,这书有点类似于海边的卡夫卡,一开始是通过两条故事线,穿插着叙述,一条是青豆的,不算是个职业杀手的女杀手,要去解决一个经常家暴的斯文败类,穿着描述得比较性感吧,杀人方式是通过比较长的细针,从脖子后面一个精巧的位置插入,可以造成是未知原因死亡的假象,可能会推断成心梗之类的,这里有个前置的细节,就是青豆是乘坐一辆很高级的出租车,内饰什么的都非常有质感,有点不像一辆出租车,然后车里放了一首比较小众的歌,雅纳切克的《小交响曲》,但是青豆知道它,这跟后面的情节也有些许关系,这是女主人公青豆的出场;相应的男主的出场印象不是太深刻,男主叫天吾,是个不知名的作家,跟一个叫小松的编辑有比较好的关系,虽然天吾还没有拿到比较有分量的奖项,但是小松很看好他,也让他帮忙审校一个新作家奖的投稿文章,虽然天吾自身还没获得过这个奖,天吾还有个正式工作,是当数学老师,天吾在学生时代是个数学天才,但后面有对文学产生了兴趣,文学还不足以养活自己,靠着教课还是能保持温饱;

接下来是正式故事的起点了,就是小松收到了一部小说投稿,名叫《空气蛹》,是个叫深绘里的女孩子投的稿,小松对他赋予了很高的评价,这里好像记岔了,好像是天吾对这部小说很有好感,但是小松比较怀疑,然后小松看了之后也有了浓厚的兴趣,这里就是开端了,小松想让天吾来重写润色这部《空气蛹》,因为故事本身很有分量,但是描写手法叙事方式等都很拙劣,而天吾正好擅长这个,小松对天吾的评价是,描写技巧无可挑剔,就是故事主体的火花还没际遇迸发,需要一个导火索,这个就可以类比我们程序员,很多比较初中级的程序员主要擅长在原来的代码上修修改改或者给他分配个小功能,比较高级的程序员就需要能做一些项目的架构设计,核心的技术方案设计,以前我也觉得写文档这个比较无聊,但是当一个项目真的比较庞大,复杂的时候,整体和核心部分的架构设计和方案还是需要有文档沉淀的,不然别人不知道没法接受,自己过段时间也会忘记。

对于小松的这个建议,他的初衷是想搅一搅这个死气沉沉套路颇深的文坛,因为本身《空气蛹》这部小说的内容很吸引人,小松想通过天吾的润色补充让这部小说冲击新人奖,有种恶作剧的意图,天吾对此表示很多担心和顾虑,小松的这个建议其实也是一种文学作假,有两方面的担心,一方面是原作者深绘里是否同意如此操作,一方面是外界如果发现了这个事实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小松表示不用担心,前一步由小松牵线,让天吾跟原作者深绘里当面沟通这个代写是否被允许,结果当然是被允许了,这里有了对深绘里的初步描写,按我的理解是比较仙的感觉,然后语言沟通有些吃力,或者说有她自己的特色,当面沟通时貌似是让深绘里回去再考虑下,然后后面再由天吾去深绘里寄宿的戎野老师家沟通具体的细节。

2019年12月18日23:37:19 更新
去到戎野老师家之后,天吾知道了关于深绘里的一些事情,深绘里的父亲与戎野老师应该是老友,深绘里的父亲在当初成立了一个叫”先驱”的公社,一个独立运行的社会组织,以运营农场作为物资来源,追求更为松散的共同体,即不过分激进地公有制,进行松散的共同生活,承认私有财产,简而言之就是这样一个能稳定存活下来的独立社会组织,但是随着稳定运行,内部的激进派和稳健派开始出现分歧,不可磨合,后来两派就分裂了,深绘里的父亲,深田保留在了稳健派,但是此时其实深田保内心是矛盾的,以为一开始其实是他倡导的独立革命才组织起了这群人,然而现在他又认清了现实社会已经不太相信能通过革命来独立的可能性,后来激进派便开始越加封闭,而且进行军事训练和思想教育,而后这个先驱的激进派别便有了新的名字”黎明”,深绘里也是在此时从先驱逃离来投靠戎野老师
暂时先写到这,未完待续~

请我喝杯咖啡